餘佳文在演講。資料圖片
  本報記者 盧義傑 劉星《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01日04版)
  因被質疑用戶和融資數據造假,個性張揚的90後CEO餘佳文,成為移動互聯網圈近日備受爭議的名字。
  餘佳文團隊2011年開始研發軟件“超級課程表”,2012年註冊了公司並獲得第一筆天使融資。這個將課程表導入用戶手機的APP,在此前的公開報道中,被描述為一款覆蓋全國3000所大學,擁有1000多萬註冊用戶,日均登錄量200多萬的軟件。
  在很長一段時間,餘佳文90後CEO的知名度還只是在小範圍內流傳,改變發生在今年11月22日。在當天中央電視臺播出的《青年中國說》節目,24歲的餘佳文稱自己是“野孩子”,聲稱公司已獲得由阿裡巴巴集團領投的千萬美元級B輪融資,並稱“明年給員工發1個億”。
  隨後,在中文互聯網問答平臺知乎網上,有匿名網友稱,超級課程表此前公佈的用戶數不實,“也就剛剛百萬級”,且融資數存在水分,“其實小幾百萬美元”。很快,認為餘佳文誇大過往經歷、包裝自己推廣產品的質疑聲四起。
  11月30日,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專訪時,餘佳文回應了對融資數目和產品活躍度以及高中創業經歷的質疑。他表示,自己有點張狂,但沒有說謊。他同時承認:“我是被媒體捧高的。我是創業者,90後不應該被‘捧’,也不應該被‘殺’。”
  阿裡巴巴集團公關部總監則向中國青年報記者表示,阿裡巴巴的確投資了超級課程表項目,但作為上市公司不便披露具體數額。當被問及“網傳1500萬美元投資”是否屬實,他稱“不予評論”。
   阿裡巴巴投了多少錢
  “通過吹牛完成了自己的資本夢”,在知乎網上,一名自稱已經從超級課程表離職的匿名員工如此評價超級課程表的融資數額。
  該匿名員工稱,餘佳文2013年號稱融資1000萬人民幣,其實只有小幾百萬人民幣,然後對外界模糊稱“千萬美元”,而2014年的阿裡巴巴融資其實也只有小幾百萬美元。
  餘佳文對此予以否認。他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他最初的兩筆投資分別來自朱波與周鴻禕。後來在A輪融資中,接受了紅杉等投資機構的投資,前後總共加起來共400萬美金。之後,阿裡巴巴參與了B輪的融資。
  記者查詢到的公開報道與此說法大體相符。此前的報道中,餘佳文一直聲稱自己最初從朱波處獲得幾十萬元投資,從周鴻禕處獲得了幾百萬元投資。2013年,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發佈微博,稱超級課程表“已經獲得了紅杉、策源、天使谷和真格的千萬人民幣級投資”,至於融資的具體數據,有媒體報道稱為1000萬元,朱波則在一篇文章中稱是2000萬元。
  餘佳文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阿裡巴巴的投資確實是千萬美元級的,但是數字不能公開,因為對方是上市公司,“而且阿裡巴巴是一家大公司,投幾百萬美元的也不會去做的。我A輪都融了400萬美元。”
  餘佳文告訴記者,在上節目之前,央視欄目組也不敢相信這是事實。後來,餘佳文把協議的截圖發給了央視,“只截了蓋章的圖,沒有具體數額,只要能確認是阿裡的投資就行了。”
  餘佳文最初的天使投資人朱波也對記者稱,阿裡巴巴的投資的確是千萬美元級別的,“我現在還是股東,當然知道。”
  朱波說,2012年,他作為餘佳文的天使投資人,主要是出於三點考慮:第一,移動互聯網2012年的時候剛剛發展,這件事是“風口上的事”;第二,做這個事情是剛需;第三,佳文是適合做這個事情的人。
  他透露,餘佳文在接受投資的過程中,並非沒有犯過錯誤。
  拿到其中一筆投資之後,餘佳文的團隊找了一個好點的寫字樓,快速擴張。“在業務還沒有完全發展的情況下,公司費用大大漲起來,投資者就會希望他們控制費用,就要從豪華的寫字樓搬出來,這個要求是很合理的”。
  不過,如果要從寫字樓搬出來,但租期還沒到,一般寫字樓沒有出門卡不讓走的。朱波說,餘佳文當時不要電腦的機殼,就把硬盤、CPU、主板拿走,物業錶面上看到電腦都在辦公室里,其實都搬走了。朱波事後才知道此事,把這個做法形容為“化整為零”。
  “當時賬上已經沒有錢了,他不告訴我,後來,他千辛萬苦才借到20萬元。”朱波表示,投資人並沒有撤資,只是給他警告“不把費用降下來,會考慮不投資”。
  “我認為,這是創業者在這種情況下最合理的決定。非常艱難。”朱波說,這些事情在投資界看來是很正常的,是投資人的合理要求,對創業者也是提醒,“不要拿了錢就狂燒錢”。
  餘佳文承認這一點。他表示,借給他20萬元的人,目前在廣州一家游戲公司,此外,另有一位互聯網資深人士也另借給了他20萬元。
  在餘佳文的描述中,被警告撤資並不是一次。2013年,A輪融資時,大約300多萬用戶,團隊在推廣的時候,為了打開市場,曾經一個月花了40多萬元,“投資人覺得不應該的,產品應該更低成本”、“後來達成了一致意見”。
  他告訴記者,最終,包括這次演講事件之後,並沒有任何一位投資者撤出投資。
  但也有觀點認為,由於融資數額與股權比例都很敏感,所以一般創業公司的融資數目都未必準確。而即使融資數額有一定的誇大,基於共同的利益,投資方和當事公司也不會去否認。
  由於知乎網的爆料多為匿名,且爆料內容被標記為包含不友善內容而被隱藏,記者未能聯繫上前述爆料人。
   用戶數到底是多少
  在餘佳文火了之後,超級課程表這款APP一度衝上了APP STORE免費排行榜第四名,教育類免費排行榜第一名,截至發稿前,超級課程表仍在教育類免費排行榜上位居第二。
  餘佳文顯然對此感到欣慰,他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超級課程表現在的下載量是1500多萬,在參加《青年中國說》之前是1300萬,每天登錄用戶數量達到300萬,“這幾天增加了200萬,每天還在增長”。
  但質疑者聲稱,超級課程表的用戶活躍度實際上很差。“和他們做過流量互換的就知道,超表的數據低得可憐,也就剛剛百萬級,而且活躍度低得嚇人,一個學校一個活人都沒有。”前述匿名網友稱。
  超級課程表的軟件界面大致分為課程、社交兩個部分。在課程界面中,用戶可以根據學校、專業讀取到課程數據;在社交功能界面中,同一所學校的用戶則可以在名為“下課聊”的板塊發佈類似微博的內容,供其他用戶評論、轉發。
  記者將身份標註為武漢大學並導入相關的課程表後,在一些公選課中能看到20人左右的用戶。但“下課聊”中的社交活躍度並不高,除去留言稱因為看了節目來體驗的用戶外,還經常能看到留下微信號的朋友圈代購。這些用戶的留存率能有多高,尚需觀察。
  一名用戶告訴記者,課程表本身還是比較實用的,但是安卓手機可以直接把課程表調到桌面的小工具欄,所以她基本不打開軟件,社交功能更是從來沒有用過。
  不過,餘佳文向中國青年報記者表示,超級課程表的用戶數據絕對沒有造假。他稱,最近幾天,超級課程表每天的用戶登錄數是300萬,“能超過10%就不錯了,超表是一個優秀的層級”。
  在餘佳文看來,超級課程表的亮點在於“可以蹭課”,可以把課表放上去,可以彼此共享、旁聽課程,我們有個“下課聊”的社區,有三個板塊,可以分享裡面的東西。
  “你玩過會很興奮,一家公司要作假不可能的,每天有大概100萬帖子加評論量,顯然不是造假。如果是水軍,每天都要寫今天干什麼、最近乾什麼。”餘佳文說。
  餘佳文的好友、另一家公司的創業者付彥軍說,2014年4月,經湖南省一個教育部門的朋友介紹他認識了餘佳文。付彥軍傍晚到了廣州之後,與餘佳文聊到夜裡1點多。
  付彥軍說,當時,他聽餘佳文介紹超級課程表有1000多萬下載量,他表示不相信,餘佳文就帶他看了後臺。
  朱波表示,用戶數是真實的。他稱,機構投資者都會對用戶數進行詳細調查。
  “我們投行都知道,互聯網企業用戶數的真假,還有每天活躍值的真假,標志著公司的價值和估值,我們不會聽一個人說我有50萬、100萬就認了,公司會派專業的人進行盡職調查。”他說。
  朱波稱,通常B輪的融資,會有一個團隊在他的公司駐至少3個星期,確定用戶數據等內容後才會給錢,“其實投資界的都很明白,阿裡等公司都是最頂尖的投資人,沒那麼傻。”
  靠什麼盈利發給員工一個億
  明年給員工1億元的說法,也讓餘佳文走上風口浪尖。對於這一說法,餘佳文和朱波均表示這是一個“期望”“目標”。
  在前述網帖中,網友對明年給員工1億元提出質疑,甚至表示,超級課程表整家公司,最高的一個月利潤只有5500元。
  餘佳文迴避了盈利模式的問題。餘佳文表示,作為老闆,是尋找到了盈利方式的,但是在節目里他不提怎麼賺錢。“第一,央視的這個節目是青春的節目,不是商業性節目;第二,你如果想到一招,會給別人說怎麼賺錢嗎,真正懂得賺錢的,誰會給你說?”
  “一家企業每個月只賺5500元,會去賺嗎,誰會花精力做這個業務?”餘佳文向中國青年報記者回應。
  餘佳文也表示,“1億元”可以被認為是誇張,也可以說是一個期望。
  不過,無論是超級課程表還是其競爭對手課程格子,都確實面臨著核心功能單一及盈利模式尚不清晰的問題。在此前的一些採訪中,超級課程表相關人員曾表示,他們目前的任務還是做好產品。
  朱波認為,這也是90後的張揚,放在一些70後創業者身上可能不說了。一些企業家也曾經說每天能有多少錢,當時全中國都認為是吹牛,但最後實現了。“有夢想,鼓勵他,真做到了,他佳文牛。”
  餘佳文表示,他早期核心團隊成員是8個人,一個來自華南師大,另外7個來自廣州大學華軟軟件學院,創業不到一個月,其中一個人離職了,原因是生活壓力大。除此之外團隊的核心成員均很穩定。
  他補充說,關於他所說的“員工自己開工資”,是今年8月獲得B輪投資之後,並非公司一創立時就採取這樣的做法。另外一個前提是,必須只有入職半年以後才可以這麼做。
  “B輪融資之後,我們覺得足夠了,可以更自主地決定薪水。這是有道理的,是符合人性的。”餘佳文說,如果員工開的薪水比實際能力高,就炒了。
  “這是我的管理方式,不一定在其他公司是可行的。”餘佳文說,公司100來人的時候,這是可行的方案,但不敢保證1000人的也可以這麼做。
   高中的網站賣了幾千元
  餘佳文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看到網上的批評,他的第一反應是有點難受、委屈,“原來前幾天,大家是在誇我的,後來為什麼會有疑問?如果說的是真的疑問,我們就來聊一聊這個問題,但是不應該進行人身攻擊,這對我是不公平的。”餘佳文說,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對他學歷的批評。
  此前的網帖批評,餘佳文的微博資料顯示自己畢業於廣州大學華軟軟件學院、清華大學、武漢大學等高校,且入學年份只間隔1年。
  餘佳文告訴記者,當時,他只不過是為了測試新浪微博和超級課程表的入口,做產品經理體驗超級課程表的功能時,要填學校的名稱,“如果是偽造學歷,有可能去犯一年考一個學校的錯誤嗎?”
  記者註意到,之前的媒體報道中,餘佳文沒有聲稱自己畢業於其他名校。
  餘佳文的創業至遲可以推算到高中時代。餘佳文稱,他高中時候做了一個名為“尋伊”的BBS,面向本地饒平縣的高中生,流量最多的時候UV能有七八萬。
  “當時,落後的地方能有個網站很不錯,大家都去看。”餘佳文說。
  他表示,這個地方性網站“賣掉也沒多少錢,就幾千元”,其實當時不止靠這個網站賺錢,更大的一筆收入來自辦培訓班,“這個網站做到後期沒什麼流量”“一個網站不可能一年賺100萬”。
  他解釋,培訓班是找一些老師給高中生補習,一個班40來人,辦了一年多,“賺錢這個事情怎麼解釋都解釋不清。”他坦言。
  但在此前的一些報道中,這份經歷被寫成,創辦了一個高中生社交網站,兩年後賣掉賺了100萬元。
  餘佳文說,自己本來不上央視的節目,後來,唯眾傳媒曾經合作過一次,找到他,“我沒辦法,覺得都聊得這麼久了,不答應挺奇怪。我說播了就播了,就不要推了,沒想到他們還沒有推,網友給推了。”
  “我不是第一天火,我從創業第一天就是很受爭議的人。”他說。
  餘佳文認為,每個年輕人都有個性張揚的一面,“我是做事很踏實的人,我也很虔誠,但是我有我的個性,有個性怎麼了,犯得著亂罵我嗎?我張揚,不代表我不謙虛,我只是自信,自信我產品做得好,我的員工支持我。”
  在爭議發生之後,朱波告訴餘佳文不用擔心,踏踏實實做事就沒問題,能不能靜下心來兌現承諾最重要。“我們要以包容的態度幫助年輕人成長。”
  朱波建議餘佳文儘量不要回應媒體,要回歸平靜,不要再把自己的時間浪費在風波當中,“他畢竟是CEO,最重要是把業績做起來,否則對公司不利。”
  不可否認的是,在資本市場對互聯網創業熱情空前高漲的年代,90後、創業、個性,這本身就是吸引資本和媒體關註的最好標簽,但有時候,這種關註也掩蓋了創業和產品本身。
  餘佳文說:“我不需要因為外界的評價和聲音而改變,我會一如既往地保持風格。”
  本報北京11月30日電
(原標題:爭議餘佳文)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olive

ci13ciulf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